你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 >>工作动态 >>外地信息
BMJ:香烟涨价50%,5亿烟民将多活4亿5千万年,税收增长千亿美元,竟然可以一举两得!| 临床大发现
青岛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2018-05-07 00:00:00.0      信息来源:青岛市疾病控制中心

烟酒不分家,在耽误人类长寿这件事上也是一样的。酒我们之前写过了,今天再来说说烟。 

  吸烟是非传染病的主要风险因素[1],在大多数国家,中低收入人群归因于吸烟的疾病发病率是最高的[2]。目前的世界“烟情”,简而言之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吸烟者的行列,戒烟者却寥寥无几。按照这个趋势发展,整个21世纪,因吸烟而死亡的人数将超过10亿[1] 

  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2030年可持续发展计划中,有这样三项宏愿:一,消除极端贫困(日收入<1.9美元);二,将非传染性疾病的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一;三,实现全球医保覆盖。这三者之间,则是围绕着吸烟和低收入人群相互关联。毋庸置疑,降低吸烟率是实现这三大宏愿的关键所在。 

  那么如何实现降低吸烟率呢?公共卫生宣传?禁烟令? 

  最有效的方法实际非常简单粗暴——涨价就行了[3,4] 

  根据全球烟草经济联盟发表在《英国医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香烟涨价50%,将令13国5亿男性烟民寿命延长4亿5千万年,同时减少吸烟相关疾病医疗支出1570亿美元,并增加1220亿美元的税收。值得注意的是,收入最低的20%人从中获益最大,他们获得了31%寿命延长,减少29%医疗支出,税务上则只负担了10%5亿烟民中,过半来自中国[5] 

  研究中纳入的13个国家包括6个中低收入国家(印度、印度尼西亚、孟加拉国、菲律宾、越南、亚美尼亚)和7个中等收入国家(中国、墨西哥、土耳其、巴西、哥伦比亚、泰国、智利),涉及20亿人。这些国家中,90%的烟民是男性,因此研究对象以男性烟民为主,最终统计为4.9亿,来自中国的则有2.91亿 

  戒烟这件事,与吸烟者的年龄、收入以及香烟的价格有关,可以统计为一个线性函数模型。研究者将吸烟者按照年龄和收入分别分为五组。用价格弹性来表示戒烟的可能性的话,最底层收入、年龄在15-24岁的吸烟者,价格弹性系数为-1.27,高收入、25岁以上的人群则仅有-0.24,可见低收入、年轻的人对香烟的价格是更加敏感、更容易因价格上涨而戒烟的。这也与其他研究的结果相符。 

  研究者统计了与吸烟相关的疾病,发现最主要的是以下四大疾病: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中风,心脏病和癌症(前几天的数据,中国COPD患者已有1亿人了)。对医疗支出的估算,则是将各国的数据按照购买力换算,并考虑了通货膨胀。 

   香烟价格上涨50%带来的各项影响 

  从统计模型来看,香烟价格上涨50%,将会导致约67万人戒烟,总的来说延长了4.49亿年的寿命,中国烟民将共计延寿2.41亿年。低收入人群的吸烟者更多,收入最低的20%烟民与收入最高的20%烟民人数比值为1.31,他们从戒烟中收益也更多——按延寿总年数算,是高收入组的6.7倍,均摊到个人,也有5.1倍 

  具体来说,在25-29岁年龄段,香烟涨价将让低收入人群寿命增加1.4%,高收入人群则是0.3%。在60-64岁年龄段,这个数据分别为0.6%0.2% 

  香烟涨价为医疗支出带来的益处则更加惊人。总的来说,用于治疗四种香烟归因疾病的公共卫生支出,将减少1570亿美元,最低收入人群节省的金额是最高收入组的4.6倍  

  在包括中国在内医保覆盖较低的7个国家中,香烟涨价更是直接为烟民省钱了。这些国家的吸烟相关疾病支出较高,香烟价格上涨50%,会令1550万男性避免灾难性医疗支出,880万男性免于沦落到极端贫困的境地这将为这些国家直接减少2.4%的贫困人口。 

  #知识点#灾难性医疗支出:指家庭医疗费用支出等于或超过家庭非生存支付能力的40%,正所谓“辛苦十年奔小康,一场大病全泡汤”。根据2011年《柳叶刀》杂志发布的研究,中国灾难性医疗支出发生率为12.7%1.37亿人因医药费陷入经济的困境。 

  中国因香烟涨价免遭经济困境的人们 

  香烟涨价,必定涉及到增加税收。按照模型估算,涨价50%将共计带来1220亿元的税收,各国增加的收入占到本国GDP(2015年)的0.1%-1.1%。这部分经济收益,则是更多地由高收入人群来承担的。 

  其他涨幅对健康与经济的影响,总体来看低收入群体收益更大 

  香烟涨价很直观地表现出了对烟民寿命的有益影响,它对医保覆盖的影响更为复杂。纵然金额有限,增加的税收平均能够提供医保体系建设4%的资金。完善的医保体系,一方面能够促进国民整体的健康状况,另一方面也能够通过缓解个人医疗支出缓解贫困 

  2015年,《柳叶刀》杂志曾发表中国升高烟草税对社会各阶层健康和经济状况影响的文章,该文结果总体与本项研究相似,结论更是直接将增加烟草税称为一项“扶贫政策”[6] 

  既然提到了烟草税,那么我们便来说一说中国的烟草税。根据《2014中国履约报告》,中国烟草综合税利在65.6%左右,世卫组织公布的全球卷烟平均税负大致在67%左右,英国则有着欧盟最贵的卷烟,税率高达90% 

  中国的烟草税高吗?知乎的数千条相关回答中有这样一句有意思的话:“控烟者一直认为中国的烟草税太低了,低到连普通老百姓都还抽得起烟。” 

  这句话细想也有些偏颇。高烟草税率并不是要把香烟变成少数人享受的奢侈品,涨价涨税只是控烟的一种手段,最根本的还是需要烟民意识到香烟的有害无利(以及害人害己)。 

    

  (来源:奇点网) 

  参考文献: 

  [1] Jha P, Peto R. Global e?ects of smoking, of quitting, and of taxing tobacco. N Engl J Med 2014;370:60-8. doi:10.1056/NEJMra1308383 

  [2] Palipudi KM, Gupta PC, Sinha DN, Andes LJ, Asma S, McAfee T, GATS Collaborative Group. Social determinants of health and tobacco use in thirteen low and middle income countries: evidence from Global Adult Tobacco Survey. PLoS One 2012;7:e33466. doi:10.1371/ 

  journal.pone.0033466 

  [3] 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 (IARC). E?ectiveness of tax and price policies for tobacco control: IARC handbook of cancer prevention. 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 2011. 

  [4]U.S.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and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The economics of tobacco and tobacco control.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Tobacco Control Monograph 21. 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and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6. 

  [5] https://www.bmj.com/content/361/bmj.k1162 

  [6] Verguet S, Gauvreau CL, Mishra S, et al. The consequences of tobacco tax on household health and fnances in rich and poor smokers in China: an extended cost-e?ectiveness analysis. Lancet Glob Health 2015;3:e206-16. doi:10.1016/S2214-109X(15)70095-1 

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his6jcEDYAb6malsTAPo8w